正在加载
请稍等

菜单

文章

Home 一号站代理 1号主管计划智联招聘:截至8月4成小微企业营收已同比归正
Home 一号站代理 1号主管计划智联招聘:截至8月4成小微企业营收已同比归正

1号主管计划智联招聘:截至8月4成小微企业营收已同比归正

一号站代理 by

1号站代理注册【招商QQ2347-660】荆楚网客户端一荆楚网消息(通讯员 白雪)进入三季度以来,经济总体继续稳步复苏,但不平衡不充分的特征也比较突出,小微企业恢复相对滞后。小微企业是吸纳就业的主力,事关中国经济的活力与繁荣。为了进一步摸清制约疫后经济复苏的薄弱环节,提高六稳六保政策的精准性,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经济研究部与智联招聘形成课题组,根据智联招聘平台大数据,追踪全国小微企业的人才供需情况,并针对6802家企业和4775名求职者开展了问卷调查,从经营状况、融资环境、用工需求、创新升级等方面进行了深入分析。

一、疫后小微企业经营恢复情况

(一)小微企业营业收入恢复动能有所放缓

截至8月,4成小微企业营收已同比归正。疫情对各类企业均造成了冲击,但小微企业受影响程度更为显著。一季度营业收入实现同比正增长的小微企业仅占9.1%,二季度回升至24.9%,7月进一步恢复至38.8%,8月势头有所放缓,仅比7月增加0.3个百分点,显示疫后小微企业复苏动能有待进一步加强。

中西部地区小微企业营收受疫情影响更大。8月份,云南、内蒙古、广西营业收入同比下降的小微企业占比分别达到58.3%、56.6%、50.4%,远高于全国平均水平(35.1%)。在四川、内蒙古、广西、湖北、云南等地,小微企业营业收入下降的企业占比较大中企业高出10个百分点以上。

信息服务、仓储物流、餐饮住宿等行业小微企业营收下滑明显。从细分行业看,小微企业营业收入下降比例最大的分别是信息服务、仓储物流、餐饮住宿。8月份,上述三个行业营业收入下降的企业占比分别达到44%、42%、39%。对于大中企业,营业收入下降企业占比较高的主要是餐饮住宿、居民服务,而且下降比例显著高于小微企业。一个可能原因是,很多经营状况不佳的小微企业已经关门,而大中型企业前期投入多,沉没成本高,一直还在勉力维持。制造业中,大中企业和小微企业均有37.7%左右的企业营业收入下降。

(二)小微企业订单正增长比例偏低

42.4%小微企业订单同比增长,较大中型企业低6.9个百分点。大中型企业同比增长占比为49.3%,较小微企业高出6.9个百分点。大中型企业间分化较严重,同比增长的企业占比较同比下滑的高出16.4个百分点,而小微企业增长与下滑的比例差为10.5个百分点。四分之一小微企业订单量与去年同期基本持平。

区域间小微企业订单恢复明显分化。全国31.9%的小微企业订单量同比下滑,其中吉林、山西、海南、天津、黑龙江、河北、河南、山东、上海订单量同比下滑的小微企业比例平均较全国水平低12.5%,订单量恢复情况较好;相反,云南、广西、内蒙古订单量同比下滑的小微企业比例平均较全国水平高出8.5%,订单量恢复较困难。

电力、租赁服务、卫生健康等行业小微企业订单受影响较小。货物运输、信息服务、采矿业、餐饮住宿旅游等行业订单量同比下滑的小微企业比例平均较全国水平高出3.1%,1号站官网订单量恢复速度较慢;而电力热力、租赁服务、卫生健康等服务业订单量同比下滑的小微企业比例平均较全国水平低18.0%,订单量恢复情况较好。

(三)小微企业产能利用率总体不高

小微企业产能利用率明显低于大中型企业,26%企业产能利用率不足5成。大企业产能利用率在90%-100%之间的比重,较小微企业高出8.4个百分点,而小微企业产能利用率在50%以下的比例则高出大中型企业7.8个百分点。产能利用率在50%-90%区间的企业数量较多,大中企业和小微企业各自占比相差不大。

区域间小微企业产能利用率差异较大。甘肃、山西和辽宁的小微企业产能利用率水平相对较低,其中处于50%-70%的比例较高,各自占比分别为47.6%、45.7%和45%。黑龙江、广东产能利用状况相对较好,分别有58.5%和49%的小微企业产能利用率处于70%-90%,较同地区的大中型企业占比高出29.9个百分点和12.1个百分点。

制造业小微企业产能利用率较高。分行业看,制造业的小微企业产能利用率处于70%-90%比例最大,较同行业的大中型企业高出4.5个百分点,同时也明显高出其他行业小微企业产能利用率。电力、热力、燃气及水生产供应业有42.9%的小微企业产能利用率在50%-70%,企业经营困难相对较大。

二、疫后小微企业融资状况

44.3%小微企业资产负债率逾4成,比大中型企业高11.4个百分点。42%的大中型企业资产负债率在20%以下,占比高出小微企业12.5个百分点。资产负债率在40%-60%区间的小微企业占比27%,较大中型企业高6.4个百分点,资产负债率60%-80%的小微企业比重较大中型企业高4.7个百分点。分区域看,黑龙江、新疆、陕西和云南的小微企业资产负债率低于20%比例较高,分别为51%,41.1%,39.2%和35.9%;海南、天津和北京资产负债率较高的小微企业比例较高,分别有6.9%、5.6%和5.3%的小微企业资产负债率在80%-100%。

小微企业能够获得银行贷款的比重低于大中型企业,51.1%小微企业资金来源中银行贷款不足4成。银行贷款占资金来源比重低于40%的小微企业占比为51.0%,比大中型企业高出5.1个百分点。分区域看,山西、吉林和黑龙江等地区小微企业获得银行贷款的难度更大,上述三个地区,银行贷款占资金来源比重在20%-40%的小微企业较多,分别占比56.4%、54.1%和51.9%。安徽、上海和福建等地区小微企业获得银行贷款的难度相对较小,均有超过44%的小微企业银行贷款占比在40%-60%。

除银行贷款外小微企业主要通过公开发行企业债券等方式融资。除银行贷款外,有30%的小微企业反映曾采用公开发行企业债券的方式融资,反映通过私募股权、私募债券方式融资的小微企业占比分别为17.3%、17.1%。此外,金融租赁、担保公司、小额贷款公司和信托基金进行融资也是小微企业常用的方式,而通过股票市场融资的小微企业占比较少。

8月小微企业融资需求增加,融资成本有所上升。8月份,有融资需求的小微企业占比为35.9%,较7月提高3.9个百分点,融资需求呈现回升迹象。至于融资成本,二季度企业融资成本同比明显下降后,7月和8月企业融资成本再次回升。8月份反映融资成本上升的小微企业占比为34%,分别较7月和二季度提高4.2、7.9个百分点。大中企业也面临融资成本回升的压力。

三、疫后小微企业用工需求情况

小微企业招聘企业数和招聘职位数同比降幅持续收窄,但与去年同期相比仍有较大缺口。2月份小微企业招聘需求同比下降幅度最为明显,招聘企业数、招聘职位数分别同比下降25.7%、31.4%。随着疫情好转,招聘企业数和招聘职位数同比下降幅度逐步收窄,但仍然低于去年同期。

北京、上海等地招聘职位数同比降幅最大。从7月数据看,不同区域之间企业新增招聘数量变化存在较大差异。30.3%省份小微企业招聘职位数同比降幅超过全国水平。其中北京、上海等经济较为发达的城市小微企业招聘职位数降幅较大,降幅超过27%。

7月娱乐休闲、中介服务等行业小微企业招聘职位数增幅领先。2020年7月,约30%的行业小微企业招聘职位数同比增长,大多数行业招聘职位数下降。娱乐体育休闲、银行、中介服务行业的小微企业招聘需求同比增长最高。而礼品/玩具/工艺美术/收藏品/奢侈品和旅游度假行业的小微企业招聘需求同比降幅超过50%。

技工、服装纺织等蓝领用工需求猛增。其中,对于采购/贸易、信托/担保/拍卖/典当、旅游/度假/出入境服务职位,小微企业招聘职位数同比下降超过67%。而技工/操作工和服装/纺织/皮革/设计/生产职位分别同比上升76.4%和64.5%。

外资、合资企业招聘职位数降幅较大。不同企业性质的小微企业招聘情况存在较大差异。其中,国企和民营性质的大中型企业招聘职位数分别同比增长7%和2.1%,而同性质的小微企业却分别同比下降13.5%和10.7%。对外商独资企业和合资企业,不同企业规模的企业,其招聘职位数都出现显著下降,降幅均在20%以上,这一现象值得进一步关注。

低门槛、低薪资的基础性岗位需求缩水,企业组织“精英化”。分工作年限看,对经验要求不高的职位数量同比降幅更为明显。要求有1年或者1-3年工作经验的小微企业职位,同比降幅分别为18.5%、18.1%;而相应要求的大中企业职位同比降幅分别为4.3%和10.6%。对更为熟练员工的需求降幅较小,要求有5-10年工作经验与10年以上工作经验的小微企业职位分别同比下降6.6%、1.8%,而相应要求的大中企业职位同比降幅分别为5.3%、1.2%。

分薪酬水平看,低薪酬职位数量降幅更大。其中,薪酬水平为2001-4000元/月、1000元以下和1001-2000元/月的小微企业招聘职位数同比降幅较高,分别为32.3%、31.5%和26.4%;而薪酬水平在8001-10000元/月的小微企业招聘职位数降幅最小。这说明疫情对低收入、低学历、工作经验不足、灵活就业群体的冲击可能更大。

四、小微企业相关人才供给情况

4月小微企业求职人数恢复正增长,逐渐平稳。今年2月份小微企业投递人数同比降幅达到43.6%,随着疫情好转和招聘季到来,小微企业投递人数逐渐增长,但仍低于大中型企业。今年7月份,大中型企业和小微企业投递人数同比再次出现下降,虽然小微企业降幅略低于大中型企业,但其投递人数较大中型企业少了27%,表明小微企业对人才吸引力仍不足。

东部地区小微企业投递人数同比降幅大。7月份,北京、上海、浙江、广东等地区分别有20.6%、17.7%、12.8%和11.8%的小微企业投递人数同比下降。而贵州、西藏、广西、海南等地区则有更多的求职者有意愿去小微企业就职。

与需求端一致,娱乐休闲行业求职人数增长迅速。7月份,87%行业投递人数同比下降,其中,礼品/玩具/工艺美术/收藏品/奢侈品、跨领域经营和旅游/度假行业同比降幅最大。而娱乐/体育/休闲和专业服务/咨询行业的小微企业则迎来更多求职者,分别同比增长17%和9%。

基层操作工及生产管理岗位求职人数增幅较大。7月份,小微企业中,88%的职位较去年同期投递人数下降。其中,受疫情影响,信托/担保/拍卖/典当、采购/贸易、IT管理/项目协调、旅游/度假/出入境服务和保健/美容/美发/健身职位的投递人数同比下降均超过50%。同期,服装/纺织/皮革设计/生产、技工/操作工、质量管理/安全防护职位同比增长均超过10%,服装/纺织/皮革设计/生产岗位的求职人数几乎翻了一倍。

外商独资性质的小微企业投递人数下降最大。和去年同期相比,所有性质的小微企业投递人数均有不同程度的下降,其中外商独资、上市公司和合资性质的小微企业均有超过25%的降幅,民营性质企业同比降幅最小。

高学历求职者增长明显。7月份,除硕士及以上学历外,其余学历水平的求职者人数均同比下降,小微企业在各学历水平降幅相近。大企业降幅明显高于小微企业,其中,大企业和小微企业在初中及以下学历水平求职者同比增速差距最大,达到6.8个百分点。

求职市场上应届生及职场老人增长快。有10年以上经验的求职者更倾向加入小微企业,而应届毕业生则更愿意投递大中型企业。较去年同期相比,其余工作经验的求职者数量均有不同程度的下降,其中,具有5-10年工作经验求职者同比降幅最小,而1年及以下工作经验求职者同比下降28.7%。这可能表明,工作年限处于中间位置的求职者更不愿意流动,因此职场新人可能面临更大的就业压力。同时,企业经营绩效不佳,工作年限较长、薪水更高的员工更有可能被裁掉,因此这部分求职者数量同比反而有所上升。

今年求职者期望薪酬更趋两极化,低薪和高薪区间求职者人数均增多。在投递小微企业的求职者中,期望月薪在2000元以下和25000元以上的人数分别同比增长了21.8%和6.3%,期望月薪在2001-4000元和4001-6000元的人数分别同比下降10.5%和5.6%,求职者的希望薪酬结构更趋两极化,大中型企业求职者也呈现出这一特征。

五、值得关注的五个方面重点问题

(一)市场拓展难:小微企业盈利能力受到严重冲击

小微企业订单量的同比下降和人力成本上升共同造成盈利能力下降。57.6%的小微企业订单量同比下滑,订单状况下滑最为严重的行业则是货物运输、制造业以及餐饮、住宿、旅游、出行、文化等服务行业,而疫情是其中主要的影响因素,由于防范病毒而做出的物流受阻、推迟复产复工、减少外出就餐次数等行为,都会对这些行业造成严重冲击; 同时,招聘人数和福利支出的同比上升导致小微企业人力成本同步上升。

(二)区域间平衡难:不同地区小微企业竞争力差距较大

不同区域小微企业竞争力差异较大。从数量看,江苏、山东和广东等发达沿海地区小微企业占全国比重最高,而西藏、青海、宁夏等地区小微企业较少;从经营状况看,浙江小微企业盈利能力较强,而宁夏等地区盈利能力较弱;从招聘需求看,西藏等地区需求同比增长高于发达地区。

(三)人才供求匹配难:部分职业人员供不应求、人才结构与企业需求不匹配

小微企业人才供求匹配难、招聘难。从职位看,小微企业对技工/操作工招聘人数同比增长174.2%,但投递人数仅增长41.2%;从学历看,小微企业对高中/中专/中技学历人才招聘需求同比上升,而这类人才求职者数量却同比下降超过6%。以上因素导致人才结构与企业需求的不匹配。

招聘难的同时也面临留人难问题。稳定性差、薪资水平不高和晋升空间小成为阻碍小微企业吸引人才的主要因素。人才对于这三种因素不满意度分别高达42%,48%和55%,全部超过工资发放及时性和社保完备性的不满意度占比。

(四)融资难:小微企业融资需求和成本均有所回升

融资贵、融资难仍是小微企业面临的主要问题。全国34%的小微企业融资成本较去年同期上升,这一比例环比有所提高,尤其是餐饮、住宿、旅游、出行、文化等服务业和研发设计、技术服务、信息服务业。这是由小微企业自身的先天性不足和外部冲击导致的,包括小微企业规模小、竞争力弱、抗风险能力差、管理缺乏规范,使得资金融出方不愿意对小微企业进行融资,即使愿意对其提供融资,也会要求小微企业支付较高的“风险溢价”,比如贷款担保费用、咨询费等,而疫情的冲击更是让小微企业处于高风险中,更难获得融资。

(五)创新升级难:小微研发投入和后期维护资金不足

小微企业获取技术主要靠自主积累,但研发投入相对不足。根据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2018年披露的统计数据显示,78.2%的小微企业发生研发投入,其中51.2%公司研发投入实现增长,平均每家272万元,同比增长22.4%。但小微企业多数利润微薄,难以支撑长期持续的研发投入。例如,88.9%的信息技术类公司有研发投入,但是他们上半年净利润中位数只有20万元。研发投入不足、专利维护费用高导致小微企业创新升级难。因其创新环境不足,小微企业很难吸引或留住创新型技术人才,这又进一步导致其创新能力弱,与大中型企业差距被继续拉大。

六、促进小微企业发展的政策建议

为了解决小微企业市场拓展难、区域发展不平衡、人才供求不匹配、融资难和创新升级难问题,提出以下政策建议:

指导小微企业提升自救能力、推动互联网平台赋能。各地政府及金融机构可以通过网课或者实地指导的方式引导小微企业合理制定资金计划,对原有的生产经营计划做出适当的调整。同时,可以引导小微企业利用互联网平台增加营收、为企业赋能,如帮助家政服务、租赁服务等行业的小微企业与相应互联网平台准确对接,依托互联网平台优势来扶持商家。以此帮助企业提升盈利能力,缓解外部冲击。

定向扶持重点区域和重点行业。政府可以出台进一步扩大需求的政策,定向扶持重点区域和行业,如西藏、青海、宁夏等地区,以及受疫情冲击较大的餐饮、住宿、旅游、出行、文化等服务业和研发设计、技术服务、信息服务业,加大派发餐饮旅游消费券等措施,配套拉动整体需求。

建立区域营商环境评价体系。定期对各地区小微企业营商环境进行评价,并对各地区影响正常生产经营活动的市场主体,采取禁入等相关市场处罚。以此帮助小微企业消除地域保护、歧视,1号主管计划营造健康营商环境。

增加发放人才补贴、开展校企联合培养和提供人力咨询服务。政府可以对有新增就业人数且缴纳社会保险费用的小微企业发放一次性增岗补贴来进一步扩充就业市场;开展校企联合培养项目,向小微企业定向输送人才,帮助小微企业开展与中专、中技等学校的联合培养项目,定向培养技工、操作工等稀缺职位,解决招聘难问题。同时,向小微企业提供人力咨询服务,帮助他们建立与市场相符的薪酬和清晰的晋升制度,这样才能在招聘到合适人才后将其留住为企业持续创造价值。

加大对研发设计、餐饮等服务业和制造业小微企业的普惠型贷款投放。通过优化额度测算模型、放宽授信准入条件等方式,为小微企业提供线上金融服务绿色通道,如线上极速申贷、线上支用等功能,解决融资难问题。

加大减税降费奖励和加强科研合作。为鼓励小微企业创新升级,各地政府可以为拥有自主品牌、产品创新、专利较多的小微企业进一步加大减税降费等力度,以减轻小微企业创新成本, 也可考虑发行基金筹集资金重点救助创新型小微企业。加强企业与高校或科研机构合作,利用知识接近性和地理接近性的优势,不断提高小微企业吸收知识溢出的效率和加快创新升级步伐。

 

25 2020-12

 

我要 分享

 

 

本文 作者

 

相关 文章